您的位置 首页 微商经验

东北灰姑娘是如何做微商的

天马名品街

一个80后,只有小学文化,而且是来自吉林延边贫苦家庭的农家小姑娘,她独自出去闯荡谋生该有多么的艰难,这是可想而…

一个80后,只有小学文化,而且是来自吉林延边贫苦家庭的农家小姑娘,她独自出去闯荡谋生该有多么的艰难,这是可想而知的。可是,就是这么一个既没多少文化,又没有什么技术的农家姑娘。居然在阐幽的品牌实力支持中为自己闯出了一条微商创业的路子,而且取得了成功。这不得不令我们感到由衷的钦佩!

贫苦的家庭给了她不一样的经历

非儿,1986年出生于吉林延边一个贫困的小山村。非儿家里有一个妹妹,父亲是残疾人,母亲常年卧病在床,家里穷得有时连饭都吃不上,上学更成了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记得上学每次交学费我都不敢回家跟父母说 每次都是老师逼了一次又一次挺不过去了才回家说”。母亲每年医药费几万块,打针的瓶子、堆了一屋子,当时的生活条件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在这样极其艰难困苦的家庭背景下,非儿不得不早早挑起家庭重担:7岁开始照顾生病的妈妈,12岁可以开的农用车种地了。小学上到5年级,迫于家庭的生活压力,非儿只能辍学打工为家里减轻负担:“那时跟着大人到地里干活遭罪,头上顶着大太阳,大腿以下却在冰冷的水,中午就着冰冷的水吃自己带着的一点凉饭,导致小小年纪落下一身的病。”那时候非儿心里已经立志:将来一定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坚定的信念让她变得不屈不挠

留在农村看不到改变命运的希望,彼时非儿决定打工赚钱养活自己。最初非儿在当地的印刷厂做临时工,每天的工资只有区区的6块钱,干脆尖利的纸张时常在她手上划出2、30道血淋淋的口子,但非儿总是一声不吭地将伤口包扎起来、继续工作。

为了赚取更多的工资,非儿努力地学习印刷的知识,通常别人30天学会的东西,她只需要15天就能学到手。在印刷厂做了三年,她发觉自己并不满足,便辞去了这份工作。随后,只身来到城里,在找工作的过程中遇见了各种坎坷:“没地方住,几天找不到工作,曾经住过公园。一个月没有跟家里联系过,爸爸出来找了我几天,我告诉他找不到工作绝不回家。”从小性格就倔的菲儿曾经一天打两份工,干过饭店、卖过服装、做个业务员、做过直销等等很多行业。“因为要养家、妹妹要上学我必须要这样做,所以做哪一个行业都比同行更努力赚得多些。”

偶然的机缘让她接触到了微商

有了这些工作经历,非儿开始思考下一份工作的计划,没想到这个时候一个偶然的机缘来到了她的面前:“就在2013年10月份,我刚学会玩微信,看见同事在微信圈卖东西。当时想这个好啊,发发朋友圈就能赚钱。我就让朋友教朋友当时很神秘不肯告诉我,当时不知道哪来魔力觉得这个东西能改变我,当时不知道怎么找上家,就想办法百度找了几个做皮包、腰带、手表的上家。当时也没有怎么细问,第一次给上家打款直接打到了个人账户,想想大不了就是被骗吃亏当作教训。”

幸运的是,非儿遇到的所有上家都很好拿到货回来,开始钻研制作技术,最终掌握了技巧,赚到了自己微商的第一桶金。然而,缺乏技术指导的她,在尝到甜头之后由于不断进货,大量的货物囤积却又无法随时销出,逐渐让她的资金无法回流,开始出现了创业的危机。但她不知道的是,贵人还在后头等着她。

阐幽的贵人带来一生难得的机遇

就在非儿处于危机中、最无助的时候,通过别人的介绍,她认识了现在的阐幽总监董冰霜。因为刚开始的时候,非儿跟上家谈代发,人家是总代不可能代发,出货最少10盒起,区区十盒货也让她感到重重的压力:“就这10盒不到2000块我都拿不出,我拼借筹到10盒的货款,10盒拿进来一盒却都没有卖,太贵了人家才120,冰姐给170,找她谈了几次都不给低价。”正是董冰霜坚定的原则吸引了非儿,她暗下决心要跟着董冰霜做。她默默地关注着董冰霜,思考着怎么才能像她一样。

一眨眼到了10月17日,北京阐幽新品发布,非儿克服晕机见到冰姐和所有的阐幽伙伴。新品发布会她有幸成为第一个走红毯的官方代理,还跟香港明星莫少聪合影留念。她心中满满的都是感恩:“没有冰姐和没有阐幽,这一切都将是梦,从月收入只有千多块,到现在的每月盈利几十万,从当时一无所有,从几箱货到现在的上百箱,真心的感谢感恩冰姐、感恩阐幽。”非儿激动地对记者说。

如今的她身后已经组建了一个庞大的代理团队,手下单单“阐幽”品牌的一级代理直接授权的就有200多个,月流水已经超过50万元,她也早已实现了当初在乡下立下的志向: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如今非儿已经开了一家旗舰店,店面花了20多万,囤货也花了几十万:“虽然这不是公司要求的,但为了长远考虑必须这样做,因为五月算是微商最困难的时期,得做出“微商+”的变革才行,我们选择了微商+其他渠道。我觉得微商最关键的就是跟对人,选对产品。”非儿信心满满地说。

发表评论

手机扫一扫添加客服

扫一扫
添加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