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微商新闻

受微商电商冲击 东方名品广场商户希望房东降租

天马名品街

微商新闻,在微商、电商的冲击下,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鼓山镇前屿东路东方伟业商业广场一楼的东方名品店的几十名经营者举步维艰,而房东们要求的租金却一再上涨,这让商户无法经营下去了。

微商新闻,在微商电商的冲击下,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鼓山镇前屿东路东方伟业商业广场一楼的东方名品店的几十名经营者举步维艰,而房东们要求的租金却一再上涨,这让商户无法经营下去了。

记者昨日来到东方名品店,这里的店门都关着,贴了很多“转让”的字条。林女士说,她在东方名品店开店多年了,店租从最初的每月4000多元,到现在每月12000多元。据商户介绍,东方名品店的商户每月的营业额平均是五六千元,而店租却持续上涨,这让他们很难维持。商户不仅要支付店租,还要支付人工成本、物业管理费等其他费用。“店租今年还要涨,我们已经备好了货,不和房东续签合同不行,而且不续签还会负上对厂家的违约责任。”一位商户说。

“但我现在1天的利润不到100元。”林女士说。生意难做的原因除了微商、电商等冲击外,也与附近的人流量这几年减少了很多。受新崛起的世欧广场商圈冲击,这里的商业氛围愈来愈淡。商户认为,目前东方名品店商圈的店面价值降低了,他们希望能跟房东沟通协商,让房东也能相应地把店租降到一个合理的价位。可据了解,除了部分房东会降店租外,大部分房东都不愿降房租。

嫌租金高生意淡 福州东方伟业商场数十商户停业
店家说租金太贵,只好停业

昨日,福州晋安区招贤路东方伟业商业广场发生数十名租户停业事件。有租户代表称,今年生意越来越清淡,租金却居高不下,他们曾要求业主减租,但效果不佳,数十家租户只好以停业表达对高租金的抗议。

对此,有业主称,租户应该有契约精神,租金不能说降就降;也有业主称,会考虑租户的建议,适当减租。商场物业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召集租户代表与业主面对面协商,争取尽快恢复正常营业。

租户:月营业额七千多,刚好抵店租

昨日下午,记者在现场看到,商场一楼沿街商铺内黑乎乎的,数十家商铺关门停业,商场内随处可见“店铺转让”的告示,数十名租户称“生意惨淡,强烈要求减租”。

谢女士是这里的租户之一,7年前她在该商场做服装生意,建筑面积52平方米的店面,当时租金是4000元,每年租金5%递增。三年合同到期后,2012年涨到了8000多元,租金每年递增10%,到了今年重新签合同时,租金涨到了11800元,租金每年10%递增。“租金每年涨,营业额却断崖式下降,不亏才怪。”谢女士说。

董先生也是商场的老租户。他在该商场做了8年服装生意,原本租了三家商铺,因为亏损严重,一个月前,已经退租了一家。

“加上转让费,这家店我已经亏了近30万元。”董先生说,三年前,他租下63号店,转让费花了9万元,从去年开始,店里生意越来越清淡,有时月度营业额只有七千多元,而租金就要7000元,两个店员工资加上水电、物业费用还要7000多元,每个月都要亏损一万多元。

有业主愿意协商 有业主不愿妥协

针对商户反映的问题,一些业主表示理解。业主吴先生说,他的店有21平方米左右,租金是5000多元。吴先生称,他已经跟他的租户沟通过了,双方沟通也比较顺畅,他们将坐下来协商一个合理的租金,以保障租户能继续营业。

“但我一家店降租金意义不大,如果其他租户经营不下去,我一家不收租金也不能把市场炒热。”吴先生说,希望其他业主和租户双方能坐下来,综合周边店铺租金,协商出比较合理的租金价格。

也有业主对租户集体停业的行为表示不满。“部分租户反映租金贵,也不能到处挂横幅,影响其他人的生意。”业主王女士说,她的店铺是三年前二手买过来的,店面价格本身就比较贵,由于店铺位置比较偏,前三年租金才1200元一个月,现在3000多元,“不可能租户说降价就降价。”

现场也有多位业主说,租户应该有契约精神,不能生意差就怪租金高。

对此,商场物业处相关人士说,由于该商场没有统一的业主,有些业主在福州,有些业主在外地,还有些业主在国外,他们会尽力将双方召集在一起,进行协调,争取尽快恢复正常营业。当然,是否愿意降价,还要看各业主的意见。

调查:疯狂转让费 租户经营欲罢不能

在采访中,不少租户都提到商铺租赁存在“转让费”这一现象,租户在租铺时除了房租外,还要向上一租家缴纳高额的“转让费”。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福州商铺转让费疯狂上涨,在人流量稍大的路段,30~40平方米的沿街商铺转让费高达10万~20万元。福州市民王女士告诉记者,她原本想在福州开外贸服装连锁店,可动辄10万~20万元的店铺转让费,让她感觉有点疯狂,经营风险很大,无奈她只好转战上海。

“福州商铺高额转让费吓退商家,并非个例。”福州双安房产相关负责人称,租户在店铺租期内征得房东同意后将房屋转租,连同租户的装修、原来购买的设备等,超过应收取房租的费用为转让费。目前,40平方米左右的商铺在东街口、宝龙城市广场、省府路以及西洪路,转让费普遍高达十几二十万元,有些转让费高达50万元以上。

据了解,高额转让费在身,租赁者即便不想租了,也一定会想方设法延续与房东的租约,然后再想办法将店铺转让给下家,以便拿回当初甚至高于当初的转让费,在这种畸形的市场交易关系中,房东掌握着主动权,涨租毫无顾忌。

记者昨日联系了几位房东,了解他们的看法。房东林女士认为她定的店租并不高,要按合同办事。原先给商户的店租很低,作为房东每月只收几千元,而不少商户靠转让店面收转让费赚钱。房东张先生认为,商户不能把自己的损失转嫁到房东头上。

福州经济界的王先生表示,从目前来看,福州的商圈已经过剩,商圈想要继续经营下去,需要找到自己商圈的特色。作为房东也应该跟商户一起协商,讨论如何集聚商圈的人气,吸引客流。他说,如果商圈大面积“死”了,要想重新集聚人气就很难了,这不仅影响到商户的利益,也将使房东的收益受到损失。

发表评论

手机扫一扫添加客服

扫一扫
添加客服